当前位置:首页 > 九州图书 > 全部图书 > 思想学术

庄子纂笺(精装)

庄子纂笺(精).jpg
作者:钱穆 ISBN:9787510846724 责任编辑:出版时间:2016-12-01 版次:1 印次:1 页数:296 开本:32 包装:精装 市场价:¥46.00 试  读 预  定

  

  一、内容简介

 

  《庄子纂笺》系钱穆先生关于《庄子》集解的一部重要著作,是其执教于江南大学时所作。钱穆先生以马其昶《庄子故》为蓝本,广泛查阅《庄子》一百五十多家注释,认真研治,以求正解,对《庄子》每字每句均斟酌详解,在义理、词章、考据等各方面加以融通。

 

  二、作者简介

 

  钱穆先生(1895.7.30-1990.8.30)字宾四,1912年改名穆。先生自1912年始任小学、中学教员。1930年,他由顾颉刚先生推介,入北平燕京大学执教,从此跻身学术界。历任燕京、北京、清华、四川、齐鲁、西南联大等大学教授,也曾任无锡江南大学文学院院长。1949年迁居香港,与唐君毅、张丕介等创建新亚书院,任院长。1967年10月,钱穆先生移居台北,被选为中研院院士,台北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1990年8月在台北逝世。

  钱穆先生博通经史文学,擅长考据,一生勤勉,著述不倦。先生毕生著书七十余种,另有大量学术论文,共约一千八百万字。他在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的通论方面,多有创获,尤其在先秦学术史、秦汉史、两汉经学、宋明理学、清代与近世思想史等领域,造诣甚深。钱穆先生在现代中国学术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

 

  三、目录

 

  庄子纂笺序目

  本书四版增订本自识语

  内篇

  逍遥游

  齐物论

  养生主

  人间世

  德充符

  大宗师

  应帝王

  外篇

  骈拇

  马蹄

  胠箧

  在宥

  天地

  天道

  天运

  刻意

  缮性

  秋水

  至乐

  达生

  山木

  田子方

  知北游

  杂篇

  庚桑楚

  徐无鬼

  则阳

  外物

  寓言

  让王

  盗跖

  说剑

  渔父

  列御寇

  天下

 

  四、编辑推荐

 

  1.《庄子》书研究必读书。

  2.序目一一列明一百五十余家之所由来。

  3.斟酌选择,调和决夺,对每字每句均考证精细。

  4.实为《庄子》书之集解。

 

  五、序

 

  《庄子》,衰世之书也。故治庄而著者,亦莫不在衰世。魏、晋之阮籍、向、郭,晚明之焦弱侯、方药地,乃及船山父子皆是。庄子之学,盖承杨朱而主为我。近人疑其为一人,以“庄”、“杨”叠韵,“朱”“周”双声说之。严几道批《庄》,亦持此说。然决非是。《齐物》梦蝶、《山木》烹雁,皆明著曰“庄周”,而庄书复有“杨朱”“阳子居”,非一人明矣。然庄氏要为为我之学。昔王荆公尝论之,曰:“为己,学者之本;为人,学者之末。为己有余,而天下之势可以为人矣,则不可以不为人。今始学之时,其道未足以为己,而其志已在于为人,则可谓谬用其心矣。杨子知为己之为务,而不能达于大禹之道,则可谓惑矣。墨子者,废人物亲疏之别,而方以天下为己任,是以所欲以利人者,适所以为天下害患也。故杨子近于儒,而墨子远于道。”吕吉甫、王元泽皆致力《庄子》,盖师介甫绪论,欲以羽翼夫《三经新义》。然而北宋诸儒,终亦不免有衰气。余之生,值世又衰;而并世学人,顾少治《庄》而贵《墨》。震于西方之隆强,意切追随,摩顶放踵,若惧弗及。孙仲容、梁卓如皆盛尊墨子,谓可拟之耶氏。独章枚叔惄焉异趣,谓急切觊晋、宋,已属逾望,遑论汉、唐!故枚叔颇能窥寻《庄》旨。严几道晚年,与熊纯如诸札,亦颇瞭此;而几道亦晚年治《庄》。然则处衰世而具深识,必将有会于蒙叟之言,宁不然耶!此非沮、溺避世,曾涤生曾欲体庄用墨,亦孟子“禹、稷、颜回同道”之义耳。余少知好此书。犹忆辛亥,年十七,负笈金陵,常深夜倚枕,继烛私诵。有同学某君,已忘其姓字,见余好此,告曰:“尝宿山寺,得异僧授读。”余问其说,为讲《逍遥游》“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两语,大奇赏。自是遍搜古今注庄诸家。每获一帙,必首尾循诵,往复不厌。然得于此者失于彼,明于前而昧于后,欲求一通体朗畅、豁人心意者而难之。自是以来,垂四十年矣。世益衰益乱,私所会于漆园之微旨者益深。戊子冬,赤氛披猖,由辽沈,而平津,而徐蚌,血战方殷。时居无锡江南大学,滨太湖,有风涛涤荡之胜。回念昔遭浙、奉兴哄,时亦居无锡。京沪线上,一夕数惊。杜门注《公孙龙》,日卒一篇,越七日成书,而风济唳息矣。今战氛殆不可速了,遂发意注《庄子》。先就马通伯《庄子故》,惬者存之,懘者抹之。然后广集诸家,蚁行蝇楷,列于书眉;钩勒标帜,施以五色。昕旭握管,时达丙夜;寒雨雪霰,呵冻不辍。始十二月九日,迄于翌岁己丑二月九日,前后适两越月而书成。四月遂来香港。庚寅冬,去台湾。假中央研究院未见书七八种,携赴台南,得静院,晨昏觅隙,再事添列;又越月而竣。今年秋,获交南通沈君燕谋。见余书,曰:“来日何可保?”斥赀促余付梓工。余亲任校字。版垂竟,报载平、津大学教授,方集中思想改造,竞坦白者逾六千人,不禁为之废书掷笔而叹。念蒙叟复生,亦将何以自处?作逍遥之游乎,则何逃于随群虱而处裈?齐物论之芒乎,则何逃于必一马之是期?将养其生主乎,则游刃而无地。将处于人间乎,则散木而且翦。倏忽无情,混沌必凿。德符虽充,桎梏难解。计惟鼠肝虫臂,唯命之从。曾是以为人之宗师乎!又乌得求曳尾于涂中?又乌得观鱼乐于濠上?天地虽大,将不容此一人,而何有乎所谓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然而古人有言:“焦头烂额为上客,曲突徙薪处下坐。”此六千教授之坦白,一言蔽之,无亦曰墨翟是而杨朱非则已。若苟四十年来,漆园之书尚能索解于人间,将不致有若是。天不丧斯文,后有读者,当知其用心之苦,实甚于考亭之释《离骚》也。

  一九五一年辛卯十二月一日钱穆识于九龙新亚书院